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 正文内容

骑行西藏:旅行冲动之下的怪现状

作者: 贵港新闻网   来源贵港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6

 

 

原标题:骑行川藏线:八成多半途而废 辞职骑行第二天就累哭
川藏线二郎山隧道口,自行车禁行的警示牌形同虚设,几乎变成了骑游者的“涂鸦板”

 

出发时他们说

“必须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是男人就坚持不推车”

出发后他们哭

骑一段推一段,边骑边哭,招手搭车……

节约旅途费

头盔都不戴

说走就敢走

很多“热血派”

半路难坚持

都找汽车载

5月16日,一名绵阳骑游者在川藏南线海拔4600多米的业拉山下坡弯路摔倒,4处骨折,头上缝了10多针;

7月9日,一支8人骑游队在川藏线雅安路段遇到塌方,3辆车损毁,3人受伤;

7月21日,一名北京骑游者在通麦天险遭遇山体滑坡,飞石击中头部,虽然戴了头盔,仍不治身亡……

这是一条美丽与凶险共存的路,意外迭出,仍有大批骑游者蜂拥而至,今夏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盛况。保守估计,目前川藏线上的骑游者超过了1万人。

7月22日起,成都商报记者历经一周时间,在川藏线上随机调查了解100名骑游者,其中九成是大学生,年龄集中在18岁至23岁。有四成的骑游者,没有丰富的长途骑行经验,准备时间不超过三个月,一路上可以说是状况百出。

每60米就有一位骑游者

只要你踏上川藏线,一路上,无数骑游者们弯腰弓背、猛踩踏板的身影也成为了一道独特风景。康定登巴客栈前台人员说,店里一铺难求,就算是提前一天预订,也未必有位置。一楼客厅内,满满当当放了近50辆山地车。2脑外伤癫痫手术治疗3日晚上11时许,无处可住的峨眉大学生王波,在店门外搭建起了帐篷。

25日上午11时许,折多塘至折多山垭口约22公里的山路上,成都商报记者粗略估算,骑游者高达372人,平均每60米就有一名。与一路上千变万化的风景相比,他们生活其实很枯燥,白天赶路,晚上入住25~35元/夜的客栈,天一亮继续出发。如果面临长途山路,他们往往只能靠压缩饼干、大饼充饥。

到了拉萨就把车贱卖

“骑游川藏线从2004年就开始出现,当时人不多,真正火起来也不过四五年的时间,电影《转山》引发了一股热潮。”资深骑游者老苗称,每年6月到9月,各地的人从成都出发骑游川藏线,这带动了整个产业链的发展,从成都自行车店到沿途客栈都生意火爆。

“实际上,真正能骑行到拉萨、不搭车的人不超过两成。”老苗介绍,到了拉萨,不少人会将高价买来的车贱卖,坐火车或飞机离开。

而在二郎山隧道前,一面禁止自行车驶入的标志,与成群进入隧道的骑游者对比鲜明。路政人员称,隧道约8米宽,自行车驶入并不安全,“如果不走隧道,就得绕一段很难走的山路,只能让他们通行。”他称,骑游者在广场聚集,带来的生活垃圾可以清理,但他们在栏杆、景观石上涂鸦,却让人恼火。

专家评论

川藏线骑游的火爆

反映出从众心理

日前,网友发出一张川藏线上自行车堵车的照片。记者核实发现,其实是因道路塌方,导致大量骑游者聚集在此。网友感慨:川藏线已经像赶集了?专栏作家庄雅婷则戏称,现代人的四大俗:“城里开咖啡店、丽江开客栈、辞职去西藏、骑游三一八”。四川大学文新学院教授张小元称,骑游川藏线原本是一种小众行为,纯粹是一些人的个人爱好,但这种挑战与冒险的方式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和接受,尤其是追求新鲜感的大学生。他认为,川藏线骑游的火爆反映出一癫痫病现在应该怎么治疗呢?种从众心理,对这种现象没必要提倡,也没必要批评。

万人骑游骑完全程者或不到两成

偷跑型

向朋友借钱

连头盔都没买

很多家长还不知道,子女正骑着单车、载着行囊,带着他们对光荣与梦想的理解,奋战在川藏线上。由于缺乏经济支持,他们往往只能采购最基本的装备。

“我想骑车去拉萨”“去嘛,去就打断你的狗腿。”这样一番对话后,20岁的周世超向朋友借了钱,偷偷出发了。他所有装备不到2000元,为了节约,甚至没有买必备的头盔、防风镜和冲锋衣。

小菲是西安某大学学生,她也是瞒着父母跟同学来的。“他们以为我在实习”,小菲说,今年年初,她有了骑游川藏线的打算,然后开始攒钱,生活费里抠一点,当家教赚一点,“出发前吃了一个多月泡面。”

盲目型

四成以上是新手

“装备”是两斤苹果

在骑游大军中,大约有三成参加了校内或校外的骑游社团、协会,有一年以上的经验。四成以上是新手,不仅没有骑行经验,准备时间也低于三个月,没有进行体力训练,有的甚至没到过高原。

其中,周世超从下决心到出发,仅仅用了一周的时间,他没有任何骑山地车的经验。来自宁夏的江林更是“热血派”:“第一天下决定,第二天准备,第三天就出发了。”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他们,骑行之初热情高涨,后面就变成了死撑。周世超说,他第一天骑行了170多公里,前40多公里一鼓作气,“结果因为不会用力,没多久膝盖就肿了。”

江苏骑游者黄明,刚刚出发时,他的行囊里有一样“装备”:两斤苹果。黄明觉得,身处高原要补充维生素。行至天全路段时,他的车胎爆了,天津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只好慢慢推行,结果又遇到一场暴雨,“以为准备很充分了,结果还是状况百出”。

一位西安骑游者带了四五件短袖汗衫,却只带了一件厚外套,在折多山垭口迎着风冻得瑟瑟发抖。

冲动型

辞职骑行

第二天就累哭了

梁碧波和女友是21日从成都出发的,就在前一日,女友辞了职。为了减轻女友负担,他载上了所有装备。当日下午,离雅安还有48公里处,女友累得掉眼泪,死活都不肯再往前走。

无奈之下,他陪着女友住宿到附近的旅店里。经过协商,女友还是决定返回成都,他继续前行。为了追赶队友,第二日早上5点,梁碧波一路狂追,一天大约骑了140多公里,才跟队友汇合,左膝盖早已红肿,“没有这么长的骑游经验,只晓得用蛮劲,所以容易受伤。”

危险型

下坡不捏刹车

差点被塌方埋住

不少路段里侧是山,外侧就是坡甚至悬崖。路中间,机动车络绎不绝,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交通事故。

25日,离折多山垭口10多公里处,安徽大学生“零度”被一辆轿车追尾,自行车车轮碾入轿车车轮下,所幸人没受伤。“他骑到路中间来了,我按了好久喇叭,他就像没听到”,轿车车主称。

追求“速度与激情”的人也不少。周世超就差点被塌方埋住,他说,普通的下坡他连刹车都不会捏,享受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的感觉。25日,网友“蓝黑小强”发微博称,一位队友下坡时速度太快,在躲一个坑时急刹车摔车了,腰上擦掉了一块肉。

放弃型

越往后走

搭车的人越多保定著名的癫痫医院

通往折多山垭口的路上,布满了骑游者,至少有一半人在推车。还在骑行的人,脸上青筋都凸现出来,速度比走路快不了多少。24日,成都商报记者在登上折多山垭口的途中,先后看到三位骑游者,用手把住前面货车的尾巴,让货车带着自己行走。如果货车遇到意外状况,或者突然刹车,后果不堪设想。其中一名骑游者说,“实在太累了,推车都推不动了。”

盘山公路上,三台拖拉机慢吞吞地爬上来,等车爬上垭口,三个年轻小伙子从车里爬了出来。原来,因为上坡骑行太过艰难,三人选择了招手求助。另外三位骑行者在离垭口还有10多公里的地方拦到一辆收费的小货车,每人40元。这位生意人说,今年夏天他每天都会在折多山一带开车,收费搭载骑行者,生意好时一天能拉五六趟,每趟少说一两百元。越往后走,搭车的人越多。

低估的危险

高原反应

天气反复无常

高原反应,是他们必须面对的一个难题,在折多山上,不少人都出现胸闷气短的症状,稍微一动,就头疼难受。

 

反复无常的天气更是难以猜测。周世超在雅安段就经历了惊险一幕。独自出发的他,跟着前面一辆骑游者的车正在飞奔,拐了一个弯,看到他推着车往回跑,“快回去,前面塌方!”就是那一秒钟,轰隆隆,一堆碎石滚落在周世超面前五米远的地方,路被埋了一半。

-旅行不是无意义的数字,也不是每天骑行得比别人多、钱花得越少、走的里程越多越牛逼

-旅行没什么牛逼不牛逼,获得经历和快乐就好

-现代的旅行可以是一种生活方式,而非无聊的跟风

-多想想你会给旅游目的地的人和环境带来些什么

-不要让原本想要的轻松,变成了自己和环境的负担

———资深驴友“海怪”这样说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