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新闻明星 > 正文内容

陆少私宠,重生蛮妻吻上瘾最新章节_ 第四十二章 让我亲一下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贵港新闻网   来源贵港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施允刚坐上车时一摸脖子,发现双生花项链没了,急的她马上下车沿着原路寻找。

    远远地便看见那辆路虎,她记得这串车牌号,程临的。

    她心里有些藉慰,却更加心慌委屈,连忙跑上前。

    走近时她才看见,不只程临一人在车上,他和一个女人吻的难舍难分。

    瞬间定在原地没了动作,她仔细的看着两人,想知道是哪个女人要抢程临,两人最终分开,施允看见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容颜。

    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是她最敬仰的姐姐,曾经口口声声告诉她说,这辈子都不会再和程临有关系。

    全城都知道程临爱施捷,她自然无法装傻,可她何尝不是深陷程临的泥潭无法自拔,她只是一直骗自己,骗自己说他们真的缘尽了。

    施捷对上她的视线,只有一瞬间的错愕,继而又恢复平静,却始终没有下车,似乎在静静等待施允识趣离开。

    程临神色晦暗,只是那眼神一直停留在施捷身上,并未施舍给施允半分目光。

    施允擦了擦眼泪,转身离开。

    施捷此刻已经平复心情,看着身旁心绪不明的男人。

    “你不去追你的女朋友?”

    话语是她不曾有的讥讽,程临明显听见她话语中吃醋意味,勾起唇角。

    程临又拿了根烟,这回却没点火,只是刁在嘴里,“你很希望我追上前哄她?如果你说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去。”

    施捷不愿回应这种无聊问题,更不想应付不正常的程临。

    她刚想找借口离开,包里的手机铃声想起,是一段卡通英文儿歌,这段铃声只属于一个人。

    施捷皱了皱眉,拿出来接听。

    她凑近窗边,并不想被程临听到。

    “jie,he'scivehithehone。”

    程临静静地盯着她的侧颜,看她因刚才的激动而泛红的脸。

    车中很近,尽管她刻意远离,他还是听出电话那方是个男声。

    那方似乎换人接听,施捷的语气变得温柔,“iloveyoutoo。”

    是谁?让她从未有过的宠溺,又让她自然的说出iloveyou这句话。

    程临现在想把烟点着了。

    施捷偷偷打量程临的动静,生怕他听出什么,“i'llbebacknexeek,”安抚好闹脾气的程灏她连忙挂断。

    施捷正回身,将手机放回包内,看河南三门峡市中心医院癫痫科怎么样向他。

    程临对她迅速变脸的本事逗笑,艹,她就不能对自己也娇羞点?

    “可以让我下车吗?我不像程总权高位重,明天工作迟到会扣奖金。”

    程临拿下烟,随手丢在车内一处,发动车子。

    施捷迅速按住他的胳膊,“你干什么?”

    程临瞥眼瞅了她的手指,有不少伤。

    他语调轻挑,“送你回家。”

    “不用!”

    “你没得选。”

    施捷迟迟不肯松手,两人僵持不下。

    程临手松开方向盘,“或者,你把项链交出来,下车。”

    施捷怔住,犹豫地把手收回,侧身将安全带扣好。

    无论如何,项链都不能还他,这是属于她的,不该出现在施允的脖子上。

    程临早料到结果,嘲讽地轻哼一声,踩下油门。

    施允坐在车内,始终没让司机开车。

    直到看见路虎离开,她才彻底死心。

    那条项链与其说是程临给的,不如说是她硬要来的,程临当时皱紧眉头,极其烦躁地答应让她戴一晚。

    她是迟钝,可不是傻,有些事连着想就明白。

    程临答应她戴,就是为了让施捷看见。

    亏她还傻呵呵地乐。

    ……

    尹浓浓下班,独自一人走进小区。

    又回到了自由身,想什么时候回家再回,因为没有人在家等她。

    她一直乐在其中,如今竟然会突然产生一种空虚感

    她摇摇头,自己成天瞎想什么。

    “喵…喵…”

    她停下脚步,那声虚弱的猫叫又传来,她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立刻寻声找去。

    在树丛的角落她看见一只黑猫。

    猫缩成一小团,通体纯黑,听见脚步声抬起头,又呜咽一声,金色的瞳孔可怜的看着她。

    尹浓浓一颗心瞬间化了,蹲下身小心的摸它。

    “你怎么自己在这啊?跑丢了?”她看着黑猫毛发柔亮,不像是流浪猫。

    黑猫又虚弱的回她一声。

    天气见凉,看来它是又有哪些好的癫痫治疗方法饿又冷。

    “那先跟我回家好不好,我家又吃的也暖和。”

    黑猫像听懂似的,蹭蹭她的手。

    尹浓浓见此欣喜,她俯身就要上去抱它。

    “你在干什么?!”

    寂静的小区,身后冷不丁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尹浓浓吓的大叫,连忙回身去看。

    只见陆墨昀站在她身后,居高临下的看她。

    “你回来了也不说一声,还突然站在我身后吓唬我!”

    陆墨昀无视她的抱怨,视线落在她面前的黑猫上。

    黑猫金色的瞳孔在夜晚反光,向他看来,陆墨昀心猛地一紧。

    昏暗脏乱的室内,同样有只黑猫,蹲在角落,冲他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哀鸣,然后被人一刀砍下,献血喷涌,他再看清时,黑猫金色的眼睛直勾勾地,带着死亡气息地盯着他。

    无论他怎么挣扎,都逃不掉。

    “喂,陆墨昀,你怎么了?”尹浓浓站起身,担心地扶着他。

    陆墨昀刚才开始就浑身发抖,接着脚步也飘忽,捂着额头似乎很痛苦。

    陆墨昀回神,额头青筋依旧未消,尹浓浓连忙拿出一张纸巾替他擦脸上的冷汗。

    黑猫感觉到不妙的气场,往树丛里又缩了几分。

    尹浓浓环顾四周,猜想是路灯不够亮,加上夜色愈黑,刺激到他怕黑的情绪。

    “我们先回公寓吧?”尹浓浓拉着他的胳膊,担忧地问。

    陆墨昀已经恢复冷静,不去看角落里的黑猫,抬脚向前走。

    尹浓浓没法子,这状态也提不了收养猫的事,她蹲回去,冲黑猫轻声道:“等明天如果你还没找到家,我先把你接回去,帮你找主人好不好?”

    猫咪呜咽地回应。

    尹浓浓不放心,也只能先回去,毕竟陆墨昀这么尊贵的身份,出点事她可担待不起。

    尹浓浓看着陆墨昀挺拔的背影,落在路灯下,倒显得肃穆寂寥。

    他妈妈早就去世了,和陆墨昀的妈妈死于同一场事故。

    不知怎么,尹浓浓脑海里突然映出施捷对她说过的话。

    她从前从未在意过,她觉得陆墨昀的家庭与她并没有过多的牵扯,他们迟早会离婚,可现在却想多了解他一分,想知道他的家庭。

    陆墨昀回头,神色不耐,“腿短走不快?”

    尹浓浓被他这句话瞬间打醒,他这样目中无人的性格,一看就是过的很好!她竟然对着他的背影莫名伤感?

药物治疗癫痫    她加快步伐,从他身旁路过时白他一眼,更快地超过他向单元门走去。

    陆墨昀对着她倔强的步伐无奈地轻笑。

    尹浓浓率先进屋,想赌气的不开灯,可最终没忍心,还是按亮客厅的灯,一室通明。

    她不想给陆墨昀好脸色,回房间收拾好后再出来,瞅都不瞅他一眼,直接去厨房。

    她对着冰箱,脑海中思考陆墨昀不爱吃什么。

    结果发现,奶奶的,他不挑食!

    她不甘地拿出几样食材,再偷瞄客厅里的陆墨昀。

    他疲惫的倒在沙发上,手指按压着太阳穴。

    他出差两天,一定很劳累,刚才还受了惊吓,确实挺惨。

    尹浓浓顿时气消一半,围上围裙开始做饭。

    哎,她注定是个没骨气的农民阶级。

    等她把菜端上桌,喊了一声,发现陆墨昀还倒在沙发上没动静。

    她走近,陆墨昀躺在沙发上,略显拘谨,领带被他拽松,白衬衫上方两颗纽扣解开,蹙着眉沉睡。

    尹浓浓轻手轻脚的走到他头那一侧,又喊了一声,“陆墨昀?”

    依旧没声响。

    她蹲下身,看着他的睡颜。

    陆墨昀长的极帅,是种成熟而硬朗的帅,尹浓浓向来觉得英俊这个词语,用来形容他一点不为过。

    她伸手,戳戳他的下巴。

    想来上回这样还是在车里,当时被发现,她尴尬地想钻进地缝里。

    今天她连戳三下都没醒,看来他真是累极了。

    尹浓浓坐在地毯上,无聊地接着注视。

    虽然无聊,可是好像越看越停不下来。

    尹浓浓猛地垂头,被人扶住脑袋,同时尹浓浓也迅速清醒。

    她揉了揉眼睛,看清时才发觉自己竟然坐在地上,胳膊拄着茶几,看他看睡着了?!

    再抬头,陆墨昀似笑非笑的笑容,在她看来就是赤裸裸的嘲讽。

    “做好饭怎么不叫我?”他问。

    尹浓浓跳起来,“对啊,饭都该凉了。”结果起的太猛脑供血不足发晕,陆墨昀无奈的稳住她。

    “我已经加热过了。”

    尹浓浓缓解后,怀疑的看他,“你会?”

    “你可以选择不吃,”陆墨昀被她不信任的语气惹德巴金这种药物能很好的治疗癫痫病吗?毛,甩开她向餐桌走。

    尹浓浓连忙跟上,“我这不是怕你烫着嘛,毕竟你少爷身份很金贵。”

    她为了证明自己不嫌弃,还夹了大口菜塞嘴里。

    她伸出大拇指,赞叹道:“嗯,很好吃!”

    陆墨昀对她这张傻笑脸备感嫌弃,“尹浓浓,不要随时随刻都暴露你的智商。”

    尹浓浓一口差点没噎住,而后喝水时才发觉,对啊,菜都是她炒的…

    她在那懊悔,陆墨昀低头吃饭,脑海中都是刚才的场景。

    他睁开眼时发现尹浓浓靠的很近,她手撑着脑袋,不时地一顿一顿。

    他刚起身,尹浓浓突然手没撑住,头猛地扑向他。

    直到他感觉到唇间有柔软的触感,鼻尖盈满熟悉地茉莉花香。

    她的唇冰凉且湿润,他的脑袋第三次的短路。

    第一次是她拽着毛巾强势吻上。

    第二次是她的唇落在脖颈间。

    再是这次,她无意间的触碰。

    想来这三次,竟然都是意外。

    尹浓浓唇瓣离开,他还有些留恋。

    他吃下一口饭,抬头。

    尹浓浓也默默地吃着,嘴微微撅着在生闷气。

    因为走神,她猝不及防咬下一口辣椒,顿时被辣感侵占。

    唇瓣因为辣而泛红,她拿起水杯咕咚咕咚喝水,放下水杯时唇角沾着点点水光。

    像红樱桃。

    “尹浓浓,”陆墨昀突然开口,尹浓浓还没缓过劲,不明所以地看他。

    陆墨昀神色难喻,眼神也格外深邃。

    “你过来,”他接着说,呼吸似乎加重一分。

    尹浓浓懵懂地走过去,略微低头看他。

    只见陆墨昀喉结滚动,突然伸手将她捞进怀中,尹浓浓坐到他结实地腿上。

    她大惊失色,挣扎着要起身。

    “别动,”他嗓音暗哑,带着无比沉重的呼吸,每声喘息都萦绕在尹浓浓耳边,她僵住,果真不动了,梗着脖子看他。

    他漆黑的眼眸如浓郁夜色,此刻离得近,映出她的模样,尹浓浓心跳瞬间加快。

    他缓缓开口,“让我亲一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